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雙創高地”長三角:政策助推力巨大 “開放式創新”漸成趨勢

蘇州已打響了2020年長三角地區“雙創”招財引智“第一槍”。

p76-1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陳一良︱上海、杭州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期)

1月3日,元旦假期后的第二天,蘇州市召開“開放再出發”大會,推出68.8平方公里產業用地,以滿滿的誠意向全球推介蘇州營商環境、投資政策,約3000名創新創業人才、企業家、投資者參會,會上共有556個項目簽約,投資總額達7359億元。

此次蘇州為創新型企業推出“3+3”鼓勵政策,即3年內滾動遴選1000家創新型企業,參照國家高新企業所得稅政策給予3年獎勵。

“對蘇州而言,發展過程當中所依托的人才、資金、土地、環境等資源要素都是有限的,但創新是無限的,這要求我們苦練內功,努力破解體制機制障礙,做到束縛最少、成本最低,才能贏得更多投資者的好評。”蘇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局長黃戟向媒體表示。

顯然,蘇州已打響了2020年長三角地區“雙創”招財引智“第一槍”。

長三角囊括浙江、江蘇、安徽和上海“三省一市”,是我國經濟最具活力、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被譽為國內的“雙創高地”。

2019年,長三角“雙創”不但迎來了科創板落地、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掛牌等政策支持,還獲得了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加速等利好消息的加持。

回首2019年,長三角“雙創”有何亮點?又將如何影響未來?2020年,長三角的“雙創”發展又將有何新動向?科技創新如何讓這塊“雙創高地”再譜新樂章?

p77-杭州錢江新城高樓外墻燈光絢麗 中新社

杭州錢江新城高樓外墻燈光絢麗 (中新社)

政策助推長三角成全國“雙創高地”

2019年前三季度,長三角GDP達16.45萬億元,同期我國GDP為69.78萬億元,長三角GDP占全國GDP總量的23.6%,而該區域僅占全國3.8%的國土面積。

長三角區域良好的經濟基礎,為“雙創”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長三角的“雙創”亮點在哪里?

“從科創板落地、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掛牌、第一屆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高層論壇舉辦以及近期的‘蘇州再出發’等情況來看,政策的引導和助力是2019年長三角‘雙創’的一大亮點。”上海財經大學創業學院執行副院長、中國社會創業研究中心主任劉志陽教授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

毫無疑問,從宣布創立到正式開板僅用時7個月的科創板,是2019年中國資本市場當之無愧的主角。

根據上交所官網數據,截至12月31日,科創板上市企業已經增加至70家,IPO融資額為824億元,總市值約8637.64億元,平均市盈率74.36倍。

從科創板上市企業注冊地來看,主要集中在上海、北京、江蘇、廣東、浙江等省份,分別有13家、12家、12家、10家、8家,長三角地區占近一半。

“設立科創板是強化市場功能的重大政策改革舉措,目前來自長三角的科創板企業比較多,這對長三角‘雙創’氛圍影響很大,畢竟資本有著很強的放大和引領作用。”劉志陽說,“科創板不以‘盈利’論英雄,給具有成長性和創新力的企業更多機會,這是對創新創業者的極大鼓舞。”

2019年,對“雙創”的政策支持,也出現在浙江。

在2019年4月份,浙江省政府印發《關于推動創新創業高質量發展打造“雙創”升級版的實施意見》(簡稱“《意見》”),從生態、主體、帶動就業能力、動能、平臺、投融資服務6個方面推動浙江“雙創”升級。

在培育創新型企業方面,浙江省將通過“鳳凰行動”“雄鷹行動”“雛鷹行動”,推進“小微企業三年成長計劃”和市場主體升級工作,培育一批 “隱形冠軍”企業、高成長科技型企業。

p76-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行政服務中心以金牌“店小二”的嶄新身份為企業、市民提供服務。中新社

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行政服務中心以金牌“店小二”的嶄新身份為企業、市民提供服務。(中新社)

“開放式創新”成未來趨勢

2019年5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了《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會議指出,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具有極大區域帶動性和示范作用,要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詞。

長三角一體化進程,在2019年明顯加速。

誠然,長三角是我國一體化起步最早、基礎最好、程度最高的地區。

但也有學者指出,在長三角加速一體化過程中,由于要素稟賦、產業基礎等多方面接近,區域內部在產業、人才、總部經濟政策等方面存在著過度競爭,這已經成為阻礙長三角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瓶頸因素。

對此,劉志陽認為,長三角一體化目前已經到了全面深化的關鍵階段,必須著力破解基礎設施和數據不連通、要素市場流動不充分、產業能級不高、公共服務不便利、市場開放不合理等諸多發展掣肘。“解決上述問題,要依靠政府推動,也要充分激發市場內生力量,開放式創新就是重要抓手。”劉志陽說。

劉志陽介紹,開放式創新是企業創新組織形式的重大變革,與封閉式創新不同,在開放式創新氛圍中,企業能夠像使用內部研究能力一樣借用外部研究能力,進而共同拓展市場。開放式創新強調在全球獲取創新要素、搭建創新團隊、創造價值并獲取創新果實,可以降低創新成本、提高效率,避免惡性競爭。

p78-上市公司代表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舉行的科創板首批公司上市儀式上合影 中新社

上市公司代表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舉行的科創板首批公司上市儀式上合影 (中新社)

眼下,已有很多長三角企業在積極運用開放式創新方法,政府部門也在不斷填平不同區域間的行政溝壑,為開放式創新的成長提供更多便利。

在上海、南京、杭州、寧波、蘇州等城市,大企業的技術可以流向中小企業,中小企業的研發成果又可以有效溢出到大企業,從而得到更好的商業化運作;國有企業的知識可以流向民營企業,跨國公司的研發成果也可以為本地企業所借鑒。

例如,上世紀80年代起,平湖不少企業請來上海的“星期日工程師”。近幾年,隨著長三角產業合作不斷深入,常駐平湖的高端人才已有1000多位。從“星期日工程師”到“常駐工程師”,研發共享的理念讓創新要素在長三角區域內加速流通,也讓“長三角人”成為一種新的身份認同。

“舊金山等世界灣區創新發展的經驗啟示我們,只有借助開放式創新,推動創新生態重構,引導城市之間建立合理的創新分工體系,才能推動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劉志陽說。

劉志陽指出,對于江、浙、滬來說,上海可以發揮自身科創中心和金融中心優勢,聚焦于科技創新和金融創新,并發揮龍頭帶動作用;江蘇可以發揮自身實體經濟優勢,聚焦于傳統產業創新;浙江可以發揮自身市場活力優勢,聚焦于中小企業創新創業。

“一體化不是一樣化,三省一市的發展各有特色,要從提升區域整體創新競爭力出發,形成優勢互補、各具特色的協同創新發展格局。”劉志陽說,“一體化也不僅是為了一般意義上的資源整合與產業轉型升級,更是為了創建中國‘雙創’型社會的未來雛形,抓住數字化時代的開放式創新的融合特征,推動商業創新、社會創新和各種制度創新的集成。”


2020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0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呂江濤 )
(發布編輯:崔曉萌)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炒股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