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下一站,火星

月球是跳板,火星才是下一個目標。

104-1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陳惟杉︱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期)

104-2

2019年4月10日,事件視界望遠鏡項目團隊發布的人類歷史上首張黑洞照片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在一個“說好的星辰大海,你卻只給了我Facebook”的時代,不少人已經忘記上一次對宇宙如此著迷是什么時候了。

起碼在半個世紀前,公眾對于太空還不像現在這樣漠不關心。

2019年,人類登月50年,1969年時據說有超過5億人通過電視轉播看到了兩位宇航員登陸月球的畫面,這一數量接近當時全球人口的六分之一。

在上個世紀60年代末70年代初,阿波羅計劃曾在3年間6次成功登月,最后一位登上月球的宇航員塞爾南在離開月球時說:“在我們離開月球的陶拉斯-利特羅山谷時,我們來過這里,我們現在要離開這里;如果情況允許的話,我們還會帶著全人類的和平與希望回到這里。”

但在1972年之后,人類再也沒有“回到”月球。

可能也正因如此,很多人認為人類在1969年便首次登月過于“超現實”,甚至懷疑那是一場騙局,如果在50年前人類便已抵達距離地球30多萬公里的月球,為什么在隨后的幾十年里沒能走得更遠?

這“裹足不前”的幾十年被埃隆·馬斯克稱為“黑暗時代”——“美國成功登月之時,我相信我們做出了承諾并讓公眾滿懷夢想。因為技術革命的正常進程似乎讓那些不是億萬富翁的人、那些并非天生要當‘太空先鋒’宇航員的人、那些只是普通人的人,也有機會從太空望向地球。”

其實,技術革命的進程始終沒有中斷,只是人們似乎不再對宇宙那般著迷了,但如今看來,這“黑暗時代”已近盡頭,白晝將至。

重返月球

美國《外交政策》雜志在盤點2019年不容忽視的十條新聞時,將“中國神速加入太空競賽”列在首位。

“神速”的重要體現便是中國探月工程在2019年取得的進展——繼“嫦娥三號”安全著陸月球正面后,2019年1月3日,“嫦娥四號”登陸月球背面,傳回了世界第一張近距離拍攝的月球背面影像圖。

至此,中國探月工程“繞、落、回”中的前兩步已經完成。在去年,更多國家嘗試“重返月球”。

2019年2月,搭載數千只水熊蟲的以色列月球探測器“創世紀”由SpaceX“獵鷹9號”成功發射,但在嘗試著陸月面時墜毀,同樣在著陸時失敗的還有7月發射的印度“月船二號”探測器,這是印度繼2008年發射“月船一號”后又一次發射月球探測器。

“重返月球”行列中最為野心勃勃的恐怕還是美國。

在人類首次登月50年之際,美國航空航天局(NASA)正在研制新一代重型火箭和“獵戶座”飛船,計劃在2024年前再次將宇航員送上月球。2019年,NASA將新的登月計劃命名為“阿耳忒彌斯”,阿耳忒彌斯是希臘神話中的月亮女神,阿波羅的姐姐。

而與“阿波羅11號”著陸在月球赤道附近不同,“阿耳忒彌斯”計劃的著陸點選在了月球南極,NASA做出這樣選擇的重要原因便是看中了月球南極儲存的水冰資源,其可以用于飲用、制氧。

當然,看中月球資源的不只NASA,被看中的月球資源也不只水冰,獲取月球資源正是各國掀起的新一輪探月高潮的關鍵。

2007年發射的“嫦娥一號”就首次探明了月球表層土壤中氦-3的資源分布和總量為103萬噸到129萬噸之間,而氦-3被視為未來核聚變發電的主要能源材料,中國探月工程首任首席科學家歐陽自遠就曾預言,如果人類實現了氘-氦-3核聚變發電,每年只需要100噸氦-3就足以解決全人類一整年的能源需求,月球上氦-3足以解決人類未來上萬年的能源需求。

滿足地球能源需求是可期收益,但如果你留意圍繞阿波羅計劃的發現或發明就會明白,探月真正留給人類的遺產往往難以預料。

比如,誰會想到鼠標的原型就誕生于上個世紀60年代的NASA?誰又能意料到阿波羅計劃推動了集成電路產業的發展?

正是為了阿波羅計劃,此前一直使用模擬計算機的NASA要求麻省理工學院的儀器實驗室建造一臺數字計算機,而阿波羅導航計算機是第一臺使用集成電路的計算機,它用到4000多片仙童半導體公司的集成電路,這在當時占據了全球集成電路市場相當大的比重。后來的故事人們可能更為熟悉,仙童半導體公司的“叛徒”們創立的AMD、英特爾讓個人電腦登上歷史舞臺。

當然,人類此次“重返月球”將不再滿足于短暫的停留,建立月球基地已經成為重要議題。如中國月球探測三大階段中的第三階段便是“駐”,即建立月球基地;NASA看中水冰還因為其可能為更遠的深空探索提供燃料,月球南極因此成為建立基地的理想選址,為接下來的火星任務做準備。

換句話說,月球是跳板,火星才是下一個目標。

104-3 2019 年4 月10 日,事件視界望遠鏡項目團隊發布的人類歷史上首張黑洞照片。新華社

2019 年4 月10 日,事件視界望遠鏡項目團隊發布的人類歷史上首張黑洞照片。(新華社)

競逐火星

從上個世紀60年代NASA發射火星探測器飛臨火星“抓拍”到第一張火星表面照片,到2018年11月,“洞察號”探測器在火星表面著陸,人類已向火星發射了為數不少的探測器。

人類對于火星,這一太陽系中最適合改造為人類宜居地的天體的興趣從未衰減。目前,我們已經知道火星的土壤pH值,也了解到其蘊含著數量不少的水資源。

2020年,NASA還會發射一輛火星車去火星尋找微生物,或是生命曾經存在的跡象,執行類似任務的還有歐洲空間局即將發射的火星探測器,同樣在今年,中國也將完成火星探測的發射任務。

106-1 2019 年7 月16 日,“土星5 號”火箭的影像被投射到華盛頓紀念碑上。(新華社)

 2019 年7 月16 日,“土星5 號”火箭的影像被投射到華盛頓紀念碑上。(新華社)

106-2 “嫦娥四號”登陸月球背面,傳回了世界第一張近距離拍攝的月球背面影像圖。(新華社)

 “嫦娥四號”登陸月球背面,傳回了世界第一張近距離拍攝的月球背面影像圖。(新華社)

下一個問題似乎是,人類距離登陸火星還遠嗎?

NASA給出的時間表是在21世紀30年代把人類送上火星,這看起來有些“癡人說夢”,畢竟其計劃重新登月的時間節點為2024年,月球距離地球超過30萬公里,而火星與地球的最近距離也有5500萬公里。

但其實,當美國前總統肯尼迪在1961年宣布要在10年內將一位美國人送上月球并返回時,當時人們也認為可能性不大,畢竟在肯尼迪宣布登月計劃一個月前,人類宇航員加加林才第一次進入地球軌道,而從地球軌道到月球,距離差距同樣顯而易見。

在登陸火星的競賽中,相比于“保守”的NASA,馬斯克稱SpaceX在21世紀20年代便可以把人類宇航員送到火星,當然,他更為瘋狂的想法是在21世紀將100萬人送到火星,并建立火星基地,甚至是火星城市。

相比于NASA的火星登陸任務尚無清晰規劃,馬斯克已經在打造前往火星的航天運載器。

被稱為“星艦”(Starship)的下一代重型運載火箭將用于前往“地球軌道、月球、火星和更遠的太空”。按照SpaceX的構想,“星艦”的客艙可容納百人,馬斯克曾說:“星艦”系統將是人類在火星上建立能夠自我維持城市的最快途徑。

“星艦”第一級“超級重型”火箭推力約7500噸,相當于執行阿波羅計劃的史上最大推力火箭“土星五號”的兩倍。

而“星艦”并非僅僅停留在圖紙上,2019年7月,SpaceX對“星艦”原型——“星蟲”進行自由懸浮測試,創造了150米飛行高度的新紀錄。目前,SpaceX正在快速迭代“星艦”的設計,并計劃于2020年完成一次軌道飛行。


2020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20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陳棟棟 )
(發布編輯:崔曉萌)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炒股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