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有夢想的不只馬斯克 中國民營商業航天征程開啟

當國外的商業航天巨頭已經憑借可重復使用的火箭布局低軌巨型星座之時,中國的民營商業航天也終于在2019年迎來從0到1的蛻變。

p38-2

p38-1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陳惟杉︱北京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20年第1期)

2019年,全球共開展航天發射活動超過100次,其中有29次由民營公司完成,僅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就完成了13次。

馬斯克曾對外界稱:近年全球每年向太空發射有效載荷約500噸,其中約有一半由SpaceX完成。考慮到這家被視為商業航天領域標桿的公司在2017年、2018年的火箭發射總量分別達到18次和21次,13次的發射總量對于SpaceX來說不算多,而且在2019年8月初完成一次發射后,SpaceX曾罕見迎來3個月發射“空窗期”。

但在沉寂3個月后,SpaceX用在11月中旬進行的一次發射告訴世人:馬斯克依然是那個距離實現以商業力量探索太空夢想最近的人。

不過,在商業航天領域,有夢想的不只馬斯克,中國的民營商業航天也終于在2019年實現了從0到1的突破。

多年以后,當我們回望2019,這里留下了一群人因探空夢想而出發的號角與野心。而2020年開啟的,或許將是每個人的生活都因這個夢想而改變的下一個10年。

馬斯克在2019年奠基了怎樣的未來?

SpaceX在火箭發射領域的強勢很容易讓人們忘記這家公司的全稱——太空探索技術公司,它不僅是一家民營火箭公司,馬斯克創立它的初衷是希望有朝一日移民火星,讓人類成為跨星球生存的物種,而火箭不過是一張“船票”而已。

當然,在火箭發射領域,2019年的SpaceX強勢依舊,不僅以13次發射總量領跑民營公司,更兩次成功發射“重型獵鷹”,與2018年“首發”時僅將一輛特斯拉送入太空不同,這兩次發射均為商業發射,標志著這枚近地軌道運載能力達到63.8噸的“現役最強火箭”開啟商業化運作。

但上文提到的那次或將載入史冊的發射任務并非由“重型獵鷹”完成。2019年11月11日,SpaceX成功發射“獵鷹9號”。哪怕對于航天愛好者來說,成功發射“獵鷹9號”的新聞也過于平淡無奇,但真正重要的是它運送的“貨物”——60顆1.0版星鏈衛星(Starlink-1)。

這是SpaceX部署的首批1.0版星鏈衛星,也讓其擁有的衛星數量超越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等機構。據SpaceX首席運營官肖特維爾2019年9月透露,2020年,SpaceX預期將推出24批星鏈衛星,平均每月發射兩次,全年將部署1440顆衛星。不出意外的話,在2020年1月完成3批星鏈衛星部署后,SpaceX就將成為全球第一大衛星擁有者。

當然,哪怕是完成2020年全年1440顆星鏈衛星的部署,對于整個計劃來說,這一數字不過是個“零頭”。

最初,星鏈計劃的衛星數量只有1.2萬顆,說“只有”是因為在2019年10月,星鏈計劃又新增了3萬顆衛星,擴容至4.2萬顆衛星。

4.2萬顆衛星意味著什么?有天文學家甚至擔心其將對天文觀測帶來影響,未來人們看到的衛星或許比星星還要多。

SpaceX發射衛星當時不是為了讓大家“看”,馬斯克也承諾將研究降低衛星反射率的方法,而他對星鏈計劃的市場定位是打造全球最大最快的衛星寬帶互聯網,提供高速度、低延遲的互聯網服務。在星鏈計劃只有1.2萬顆衛星時,馬斯克就希望其能夠承載全球互聯網流量的一半。

預計在2020年年中,星鏈計劃或將率先在北美地區提供衛星互聯網接入服務,領先OneWeb星座、柯伊伯星座等其他衛星互聯網的“搶灘者”率先提供服務,未來其每年帶來的收入將高達300億美元,無疑將為馬斯克野心勃勃的太空探索計劃提供強大的資金支持。

未來可期,但成本著實不小,有投行估算,部署4.2萬顆衛星需要投入840億美元,盡管SpaceX方面表示所需資金不至如此,但如何降低衛星制造、發射等環節成本確實是關鍵。

這就要說回2019年11月11日的那次發射,那一天,除了馬斯克的衛星互聯網計劃跨出第一步,還創造了幾項重復使用火箭的新紀錄——首次“一箭四飛”,即當天發射的“獵鷹9號”的一級火箭為第四次使用;首次重復使用整流罩。

打造可以重復使用的火箭一直被馬斯克視為降低人類進入太空成本的關鍵,僅重復使用半個整流罩就可以節省300萬美元。

在完成星鏈計劃發射任務的同時,SpaceX也在不斷砥礪自身的火箭技術,有國內商業航天領域人士向記者感慨,“客觀講,我們與他們的差距在拉大。”

中國民營商業航天終破曉

當國外的商業航天巨頭已經憑借可重復使用的火箭布局低軌巨型星座之時,中國的民營商業航天也終于在2019年迎來從0到1的蛻變。

2019年7月25日,北京星際榮耀空間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星際榮耀”)的雙曲線一號遙一長安歐尚號運載火箭在中國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成功發射,將多顆衛星及有效載荷精確送入預定300公里圓軌道。中國民營火箭公司終于捅破了“入軌發射”這層窗戶紙,哪怕這枚火箭太陽同步軌道的運載能力僅有260千克。

p39-1

中國民營商業火箭公司實現零的突破的新聞先后出現在當晚的新聞聯播與第二天出版的《人民日報》頭版,要知道,“國家隊”航天科技在2019年共實施27箭66星的發射任務,但并非每次都能享受如此待遇。

國內幾家民營火箭公司對于“首次成功發射入軌”的“競逐”從2018年便已開始:先是在2018年10月底,藍箭航天“朱雀一號”運載火箭在升空402秒后,三級出現異常,搭載的未來號未能按照預定計劃入軌;2019年3月底,零壹空間的OS-M運載火箭點火發射,但一二級分離后,火箭姿態失穩,發射失利,未能完成發射任務。

有商業航天人士向記者坦言,在中國的民營火箭公司連續兩次入軌發射失利后,星際榮耀首次完成入軌發射,總算重新樹立了投資人對國內民營商業火箭公司的信心。

p39-雙曲線一號運載火箭成功首飛后,星際榮耀團隊在發射現場慶祝。《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雙曲線一號運載火箭成功首飛后,星際榮耀團隊在發射現場慶祝。(《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接近2019年年終時,藍箭航天完成5億元C輪融資,在此之前,其已成為繼SpaceX、藍色起源之后第三家掌握大推力液氧甲烷火箭發動機技術的民營企業。不過,SpaceX在2019年的融資額已超過10億美元量級。

面對差距,星際榮耀副總裁霍甲曾對媒體表示,和SpaceX主要的差距在于整個商業氛圍。

如何將航天變為一門賺錢的生意?這不僅關乎民營商業航天本身的成敗。美國之所以在半個世紀前的登月競賽中擊敗蘇聯,一部分原因便是美國的計劃對商業公司足夠開放。

2004年,因為SpaceX沒能參與NASA一份合同的競標,馬斯克到美國的國會山表達抗議,在參議院委員會上做證時說明了太空發射器的未來和私人企業應起的作用。在SpaceX的發展歷程中,這被認為是一個關鍵時刻。

從這個角度講,2019年讓所有中國民營商業火箭公司興奮的可能是一份文件的出臺。

2019年6月10日,國家國防科技工業局、中央軍委裝備發展部發布《關于促進商業運載火箭規范有序發展的通知》,這被外界視為我國首個對商業運載火箭進行細則指導的官方文件。

《通知》提出,“鼓勵商業運載火箭健康有序發展,進一步降低進入空間成本,補充和豐富進入太空的途徑,大力推進航天運輸系統技術和產業創新,加快提升我國進入空間的能力和國際市場競爭力。”

在經歷幾年資本層面的興奮后,2019年中國的民營商業航天終于迎來破曉時刻。

p40


fm

2020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編輯:李慧敏 )
(發布編輯:何穎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炒股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