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精選 > 正文

海航這次真要拆分?內部人士:沒聽說,但確有政府和銀行的工作組來過海航

中國經濟周刊-金臺資本組 記者 張燕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劉屹鈁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美編 劉屹鈁

2月19日晚間,一則有關海航集團旗下航空業務被拆分重組的消息在社交平臺上傳播,并一度登上微博熱搜榜。《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就傳言第一時間聯系了海航集團,截至發稿前,海航集團尚未作出回應。

海航集團內部人士回應記者稱,并未聽到任何有關接管或拆分的消息,不過,此前確實有政府和銀行組成的工作組進駐海航,就進一步化解流動性危機與集團領導有過談話,具體內容并不知曉。

近兩年來,海航集團一直深陷流動性危機。海航集團2019年半年報披露,截至2019年6月末,海航集團借款總額5548億元,1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781億元。

從海航集團的公開信息來看,盡管海航集團一直在加緊處置資產,但由于“造血”能力不強,即使加大了資產處置力度,依然難以擺脫流動性危機。財報顯示,2018年海航集團虧損49億元。2019年上半年虧損35億元。此外,2019年海航集團上半年籌資活動產生現金流凈額是流出285億元。也就是說,從截至2019年6月的財報信息看,包含處置資產在內的籌資活動已經不能增加現金,而是在不停償還債務,現金凈流出了。

在2019年底發表的新年賀詞中,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坦承,2019年海航資金短缺的情況仍未解決,并存在工資遲發、緩發的現象。陳峰同時表示,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動性風險的決勝之年。

陳峰估計不會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似乎讓一切又陷入了不確定之中。

據民航局副局長李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介紹,從1月25日至2月14日,民航日均運輸旅客47萬人次,是去年同期的1/4。2月15日至23日,客流量將再減半,日均旅客預計不超過20萬人次,客流量不足高峰時期的1/10,客座率不足40%。

面對低迷的航空運輸市場,海航集團也不能獨善其身。

2月18日,海航控股(600221.SH)發布2020年1月主要運營數據顯示,今年1月,海南航空旅客周轉量同比下降29.92%。據媒體報道,海南航空已要求聘用的外籍機師無限期放無薪假,海航控股旗下的香港航空計劃裁員約400人。

這不是海航集團第一次因疫情遭遇危機。2003年“非典”期間, 海航因疫情影響,出現了運營10年來的首次虧損,當年虧損近15億元,資產負債率超過94.3%,凈資產只有14.29億元。

“當時,美蘭機場一眼看過去,一二十架飛機,全部停著。仍在運營的航班旅客寥寥無幾,個別航班甚至僅有一名旅客,連油錢都掙不回來。” 海航集團副董事長李先華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曾表示,那一次的危機使他們意識到,如果公司的收入高度倚賴單一航空業,那么抗風險能力將始終處于低位。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過去一年來海航集團的公開信息發現,過去兩年來,在處置資產的過程中,航空主業也一直在“瘦身”。2018年,海航集團陸續與地方政府簽訂4家航空公司的重組協議,其中包括烏魯木齊航空、首都航空、北部灣航空和西部航空。去年12月,香港航空的牌照也差點因財政問題一度不保。

20年前,海南航空也曾面臨被兼并重組的危機。

2000年,中國民航局決定對民航企業進行大規模重組,并提出了以國航、南航、東航3家國有航空公司為中心的兼并重組思路。當時,海南航空的市場占有率不足2%。

關鍵時刻, 海航突破區域限制、主動出擊,接連并購了長安航空、山西航空、新華航空、祥鵬航空,重組了美蘭機場公司,成立了西部航空、海航股份新疆分公司,一舉成為國內第四大航空公司,從而避免了被“吃掉”的命運。

2月18日,國資委副主任任洪斌在接受媒體采訪中表示,目前是否是航空業重組機會,還需要尊重企業意愿,按行業發展規律操作,國資委會像平常的結構調整一樣支持企業。

責編 | 陳棟棟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炒股入门